忍者ブログ

黑鳥唱著歌,從北方穿越雲霧而來,盤旋於這塊土地之上,不曾歇息。

    







「唉呀,我喜歡湖綾喔。」指和自己勢均力敵的部份。(?)


「不行、不可以!就算是小蕈姐也不行--!」
會錯意的鳥頭。


應該是這種情況,吧。
要不太可怕了,嗯…雖然沒比被小蕈喊ママ可怕……官方不要這樣玩我(つд⊂)

少女深深吸了一口氣,等待對方接下來的行動。
凝視著少女略帶緊張而抿住的唇部,黑髮少年露出帶著戲弄涵義的可愛笑容開了口:
「--那麼,叫我的名字。這是命令。」

「哪、哪有這樣的!這樣不公平!」
少女的臉頰瞬間染上一層比她的淺桃子色長髮還要顯眼的紅色,似乎對少年提出的要求感到害羞而慌張,她握起雙拳揮舞進行毫無無用武之地的虛弱抗議。
少年看著她像是小孩子般的可愛動作,臉上的笑容更深了。

「哪裡不公平?是妳說命令什麼都可以的,沒錯吧。」


覺得一直在這上面打轉有點膩所以沒後面,不過第一篇就給他們了。(?)

Mononesia
某個世界的紀錄區,
文件更新隨時停滯請注意。

初訪者請參閱烏鴉是傳信使。


請自由描繪我家的Livly。
Script:Ninja Blog 
Design by: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