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黑鳥唱著歌,從北方穿越雲霧而來,盤旋於這塊土地之上,不曾歇息。

    


發起挑戰的捲角以及被挑戰的虎子。


勸阻的威鼓媽媽




「以後喝酒別找捲角了,和一喝馬上醉又立刻發酒瘋的人一起喝酒既掃興又麻煩!」
虎子用腳尖戳了戳癱躺在地面變成屍體的捲角,對身邊的人抱怨。
他拿起漆盤上的點心,就像在咬找他麻煩的人似的狠狠咬了一口,連續吃了幾個點心後他才開口:「為什麼每次都找我麻煩!我只想安安靜靜的喝酒和吃點心!!」

「或許因為你是現場中他最熟的人?」

剛才試圖勸阻他們進入無謂之爭卻毫無成效的威鼓這麼回答了,虎子稍微思考了這句話與事實是不是不符,在這當中他又咀嚼了幾個小餅乾。

「唉,我這位朋友的角長得太漂亮了,如果他的腦袋成長程度和角一樣會更完美的。」
虎子感嘆似的點點頭,拿起小酒杯與威鼓乾杯。



自家男生的場合,討論中則是穿插了許多某人家的角色戲份。

Mononesia
某個世界的紀錄區,
文件更新隨時停滯請注意。

初訪者請參閱烏鴉是傳信使。


請自由描繪我家的Livly。
Script:Ninja Blog 
Design by: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