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黑鳥唱著歌,從北方穿越雲霧而來,盤旋於這塊土地之上,不曾歇息。

    

少女抱著熱水瓶在白色大地上奔走。
她踢開擋住去路的小小雪堆,熟練的動作溫柔而緩和,彷彿她是在花園中散步而不是在進行攻擊。
較為細碎的雪片融化為水,與底下暴露出來的褐色土壤混合在一起成為泥水,少女的鞋底踏過那些混濁色,在白雪上留下足跡延綿至永遠無法接近的地平線。

四周一片雪白,除了遠方幾棵針葉木外沒有別的明顯物標。
她所尋找的人穿著深色的大衣,但是以少女對那位的了解而言,依靠視覺來尋找是無用的。那個人喜歡在雪中呆站著、在高大的雪堆旁呆站著,直到全身被白雪覆蓋、衣角結冰,整個人彷彿會成為雪花的一份子,令人難以察覺他的存在。
只要慢慢摸索高大的雪堆,他一定在其中一座的旁邊。

熱水是為了幫助那人再度變成人而準備的。
為了將那個人的角從堅硬的雪堆中救出而準備的。

少女嘆息著,看著由自己口中呼出的白霧飄上天空,抱緊了手中的熱水瓶。
她輕輕踢著腳下在堅硬的白色大地上繞了一圈一圈淺褐色足跡,再嘆息了一次,為的不是別的,




而是她又迷路了。





橘礼。
唉呀,不小心寫了橘礼的故事,不過這是在Livly國度中發生的沒錯…
總之這對兄妹一個出門玩雪,另一個出門幫忙解凍(?),可是幫人解凍的那個會迷路,於是出門玩雪的那個回家後還要出門找…幼年時或是在一起生活時這樣的情況不斷上演。

Mononesia
某個世界的紀錄區,
文件更新隨時停滯請注意。

初訪者請參閱烏鴉是傳信使。


請自由描繪我家的Livly。
Script:Ninja Blog 
Design by: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