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黑鳥唱著歌,從北方穿越雲霧而來,盤旋於這塊土地之上,不曾歇息。

    

啪沙啪沙。
即使穿著厚重的長靴,腳趾依然能感受到雪冰冷的溫度。
手指與臉頰暴露也在空氣中,但他絲毫不怕體溫被雪花以及寒風帶走,他是為了雪所誕生的種族,被白雪覆蓋的大地也是為他所打造的,他喜歡用角鑽進因層層堆疊而化為堅硬雪塊的雪堆中,慢慢戳鬆,讓雪塊恢復到鬆散的型態,若是進行順利,一整天心情都會非常愉快。
有時自豪的角會被過於硬化的雪塊惡作劇似的捕捉起來令他動彈不得,他只能待在雪堆旁等人提著熱水來把雪塊淋融。

他隨著靜止的風停下腳步,失去聲音製造來源的空間立刻一片靜默,安靜地不可思議。

晶瑩的雪不斷由濃灰色的天空落下,他回頭望了望自己留下的蜿蜒足跡,知道過不了多久這些足跡將會被新雪蓋掉,也知道在失去指標的廣大雪地中尋找到目的地的困難度,於是忍著把角戳進一旁高高疊起的雪堆裡的衝動扯開嗓子大喊:

「橘礼--妳在哪裡--!」

他必須在足跡完全被雪覆蓋前找到自己有著迷路特長的妹妹。


是的,捲角哥哥。





「橘礼,你哥是白痴啊?」
「…對不起。」 

Mononesia
某個世界的紀錄區,
文件更新隨時停滯請注意。

初訪者請參閱烏鴉是傳信使。


請自由描繪我家的Livly。
Script:Ninja Blog 
Design by: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
PR